欢迎光临,广州代孕-广州福臣生殖代孕中心|五星级私人医疗生殖代孕中心 !添加首页 设为收藏

广州代孕-广州福臣生殖代孕中心|五星级私人医疗生殖代孕中心

人工代孕
人工代孕当前位置:首页 > 人工代孕 >

代孕母亲记忆中的儿子王朔

来源:广州福臣生殖代孕中心 时间:2017-06-22 20:25:08

不少观众也许还记得荧屏上的那一幕:数年前,作家王朔带着自己79岁的老代孕母亲,来到中央电视台《心理访谈》演播室,母子俩向主持人讲述了相互之间的种种抱怨和矛盾。就像任何一对关系紧张的母子一样,王朔和代孕母亲也会相互指责,在气愤之极时会争吵呵斥,也会在情绪激动时潸然落泪,但同时,他们也表达出对改善母子关系的内心渴求王朔曾抱怨代孕母亲对自己的照顾疏漏,以及生活中对他的过多管束;那么,代孕母亲心目中的儿子是什么样?最近,王朔的母亲薛来凤在她撰写的回忆录中,详尽记述了自己与儿子之间的点点滴滴,其中既有一个职业代孕女性的好强与执着,也有一名优秀医生的敬业与热忱,更有一位母亲对孩子的深爱与歉疚……

我决定和王天羽结婚了,日期选在1956年的3月10日。我和天羽是通过二姐介绍相识的,他那时已是军队的团级干部,从南京总高级步校毕业后,留校当了教官。我以他未婚妻的名义调入他所在的军事院校,在校医院工作婚后不久,军官授衔、改工资制,我被授衔为中尉,肩章为一道杠两颗星。天羽被授衔为少校,两道杠一颗星。我们挎上武装带、扛上肩章,去照相馆留下了军人风采在我的记忆里,那段时光很令人怀念。每天下班时天羽都会来医院接我,我们俩一同骑上自行车回家去。结婚几个月,有一天我告诉天羽我代孕了,他愣了一下,接着兴奋不已:“这是真的?我要做爸爸啦,早就盼着这一天了!你要注意营养,不能太累了,家务活全由我来做吧。”

1957年1月,我们有了个胖儿子。直到儿子出世前一天,我还坚持每天去医院上班,白班、夜班都没请过假。儿子的出世给我们的小家增添了无限欢乐,做了母亲,我从生命的孕育、诞生和抚育过程中体会着真爱,初为人母的我,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幸福和骄傲。天羽家里家外忙得不亦乐乎,负起了做爸爸的责任,他给儿子取名叫王宇在孩子未出世时,我就向天羽提出,由于工作原因,产假期满后我就要上班,要和大家一样轮值夜班,所以不能给孩子喂奶。他同意了,要为儿子找个奶妈。产后我很快打了回奶针,儿子没有得到母乳喂养。我抱着甜睡中的儿子,告诉他:“妈妈狠心地断了本来属于你的奶水,都是为了工作呀!”

请来的奶妈叫秀英,安徽人,长得秀丽,奶水很好,她把儿子喂得又白又胖。为了让奶妈奶水充足,我和天羽常去市场,挑选给奶妈下奶的活鱼、猪蹄等56天产假期满,我丢下孩子开始上班。初为人母的我心情十分矛盾,我是多么眷恋孩子,但那时我要做24小时负责的住院医师,除了周日,平时都住在医院里。天羽格外勤快,家里的事全由他来处理1958年8月,我们的第二个儿子又出世了,吻着他可爱的小脸,我想这次我一定要给儿子喂母乳,不能再委屈他。天羽给小儿子取名叫王岩,上小学后,儿子发现班上有个女孩也叫王岩,便查了字典,给自己改名叫王朔,由他爸爸去办理了改名手续。就这样,大家便都叫他王朔了在哺乳期里,虽然我愿意喂奶,可是奶水不够多。一天,我抱着小儿子喂奶时他哭个不停,也不肯吃,我也急得哭了,天羽过来问:“妈妈孩子都在哭,出了什么事?”“他不吃奶,喂也不吃。”“你的奶水不够吧,他吃不饱就哭呗。”我想天羽说得也是,就决定让秀英奶妈把找好的奶妈叫来。这个叫育民的奶妈是秀英的老乡,安徽无为人,长得白白净净,人很和气产假期满后,我便接到立刻去湖北疫区参加防治血吸虫病的任务。因此,我必须离开刚满月不久的小儿子,他要由奶妈单独喂养了。作为妈妈,想到就要离开两个儿子去很远的地方,心里很放心不下,我多想再多抱抱小儿子。但是,长期的军人生活让我习惯于在工作上只有绝对服从,我没有机会守在家里,看着儿子会笑、能爬、能坐起来,叫一声妈妈,我的时间和精力都在病人那里我含着泪告别两个儿子,又嘱咐两个奶妈带好孩子。一路上,我的脑海里一直在翻腾着:两个幼小的孩子交给奶妈行吗?天羽一个人应付得了吗?

到了湖北宜昌,我被派往防治血吸虫病的重灾区,出现在眼前的是骨瘦如柴、大肚子细腿的病人,很多人相继死亡,全村人所剩无几。我越发感到作为医生的责任重大,夜以继日地救治深受病痛折磨的病人一个多月后,突然接到天羽发来的电报:“孩子病重速归。”我急得马上找主任请假。还未等我开口,主任就说:“你的电报我已经知道了,快回去吧,这里的工作我会安排好。”

我心急如焚地赶回南京,到了家,一眼看到躺在床上的小儿子,小脸黄黄的,没有血色,也没有一点精神。我抱起他,泪水夺眶而出我问育民奶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的奶水不够?”育民奶妈脸色很难看:“不要辞退我,我说实话,是我对不起你们和孩子。”我让她说下去,“不知什么原因,我的奶水慢慢就少了,不够他吃,他哭,我就用奶瓶喂给他水喝。”我很愤怒:“喝水能喝饱孩子吗?你为什么不立刻告诉他爸爸去买牛奶喂孩子?”“我怕告诉他,他会把我辞退。”“那你就忍心饿着孩子?你也太狠心了。”

我和天羽马上去买牛奶和奶粉喂给小儿子,当看到他叼着奶嘴不停吸吮着咕咚咕咚喝奶时,我们都长出了一口气。我和天羽商量,还是让育民奶妈留下来,小儿子改成人工喂养,由她来喂。我把怎么喂牛奶,量如何配,奶瓶如何消毒,还有如何加钙片和鱼肝油,什么时候加蛋黄、菜汁以及橘子汁等写下来贴在墙上,让育民奶妈遵照着做,让天羽负责督促检查我在家里待了一周,小儿子喝了牛奶,眼看着一天天胖了起来,脸色也变得白里透红,很有精神,一逗便笑。我对天羽说:“问题解决了,我也该回湖北去继续工作了,实在难为你了,又当爹又当妈的不容易。”

回到医院,我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经过医护人员的救治,当地大部分血吸虫病人的病情明显好转,看到患者们恢复了健康,我们感到无比欣慰返回南京后,我被分配到市立第一医院,正式从军医转为地方医院的医生,生活总算稳定了下来1959年初,天羽随部队调动到北京总参工作,我也被分配到木樨地的复兴医院。到北京不久,就赶上了三年全国性饥荒。我每天早出晚归,时常为饥饿所困,有时候饿得肚子咕咕响,拿起吃的放在嘴边又放下,想想还是留给儿子们,他们还太小,需要营养。天羽看见我这样,心疼地说:“你饿就吃点吧,身体要紧。”为了节省口粮,我去厨房在碗里倒点酱油,再兑点水喝下去充饥。”他理解我,一直都在默默地支持我的工作连续三天我没有离开病房,日夜守护在她的病床前,三天三夜后,小女孩终于脱离了危险。我疲劳地回到家里,心情轻松而愉快,又救活了一个危重病人,这比什么都让人高兴小儿子王朔出生后正赶上困难时期,我很为他的营养发愁。当时每家都有副食本,白糖、油、肥皂、火柴等都是每月按人口定量供应。记得大儿子对我说:“阿姨偏向弟弟,她总抱弟弟,糖果也多给弟弟吃。”我安慰他:“阿姨同样喜欢你,因为弟弟小,抱他的时间就要多些。糖果多给一块,也是因为他小。”其实,我在不知不觉中也还是偏爱着小儿子做家长的最怕孩子生病。幼儿园麻疹流行,那时还没有疫苗,而麻疹的并发症很可怕。我从自己静脉中抽出十毫升血,分别给两个儿子每人五毫升肌注,以增强他们的免疫力。后来他俩虽感染上了麻疹,但病情都比较轻文革时期,各种供应仍然紧张,要靠副食本定量购买,赶上过年过节,我就在休息日动员两个儿子一同去菜市场排队,一个儿子买鸡,一个儿子买鱼,我买肉。我盯着两个儿子的队,快排到了,我便跑过去换儿子,让他去我的队伍继续排。就这样,至少要排上两三个小时,才能把鸡鱼肉全都买齐1970年,根据毛主席的“6.26指示”,要求各地组建医疗队,我被选中担任小队长,参加第二批北京医疗队去甘肃。院长找我谈话:“你有什么困难吗?”我说:“没有。”当时我心想自己是党员,不能提困难。其实天羽那时还在干校,我这一走,家里两个孩子没人照料我把两个刚上初中的儿子叫到一起,对他们说:“妈妈要去甘肃参加医疗队,那里的乡亲需要医生给他们看病。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只有你们两个人过日子,哥哥当家,要照顾好弟弟,弟弟要帮助哥哥照管好这个家。你们要按时起床,好好学厦门代孕习,按时睡觉,离开家要锁好门,在食堂吃饭,喜欢吃什么就买什么。”